喜欢日本电影?看它就对了

  • 时间:
  • 浏览:0

熟悉我的人估计都知道,我是个日本片迷。刚翻了下豆瓣,我看过的日片已经一千多部了,尤其如今,还迷上了日剧,再加上一直不间断的漫画与J-pop,我对日本娱乐是一直挺感兴趣的。


喜欢日片,是因为他们离我们很近。毕竟大家都是东方人,在文化、情感等很多方面都有相通之处,尤其是很多角色的感情细节,你能很轻松就理解得到,看西片是未必有这种体验的。


所以,我很爱日片,基本各个时代,各种类型,都有喜欢的导演,从小津安二郎、成濑巳喜男、沟口健二、黑泽明,到今村昌平、大岛渚、大林宣彦、以及森田芳光、冢本晋也到如今的是枝裕和等等,哎呀太多了,根本数不过来。


试着去选我的日影十佳,却发现随便都能列出十几部。


比如《盗信情缘》



《攻壳机动队》两部


《无人知晓》


《铁男》



《周围的事》


《夺命剑》


还有另一部非常出色《切腹》,同样来自小林正树。


私人很爱的青春片《青之炎》



沟口健二的《雨月物语》



成濑巳喜男的《女人步上楼梯时》



《魔幻时刻》



《春天情书



当然还有《东京物语》《横道世之介》《感官世界》等等。总之,日本有着非常多出色电影大师与经典作品,我在一条微信里也根本列不过来。


不过,有人倒是能列得过来。


那就是——佐藤忠男,因为他的大作《日本电影史》中文版在国内出版了。


如果你们前几天关注了虹膜或是文慧园的微信,应该已经注意到他们的推送在介绍这本书了。今天,我同样来介绍本书。一方面因为书确实不错,另一方面是因为本书编辑黄文杰我们几个都认识,是多年的影迷,做书也做了很多年。还有一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我下面说。


说起这本书,首先就要介绍一下作者佐藤忠男,他在日本影评人圈,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大家,估计很多人提起日本的影评人,都会最先想到他。


尤其是他看过三万多部电影的传闻(具体真假不清楚,反正他很能看就是了),也让我这种小辈非常敬佩。虽然我总说,标榜看片量是毫无意义的,只能说明这人很闲。但是,能看这么多的电影,也起码可以证明一件事,就是他对电影的热爱。


而官方,对他的介绍是这样的。

佐藤忠男,1930年出生于新潟,曾任国铁职员。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撰写电影评论,长期活跃于日本电影评论第一线,著有《黑泽明的世界》、《小津安二郎的艺术》、《电影与炮声》和《日本电影史》等大量电影批评、研究专著,同时他还创办刊物《映画史研究》,长期担任日本映画 大学校长,是日本著名的电影评论家、电影史学家和电影教育家。1996年,佐藤忠男因贡献卓著,获颁“紫绶褒章”。他在国际上也享有崇高的声誉,曾被授予韩国王冠文化勋章和法国艺术文化勋章等。

而本书的译者,则是北海道大学文学部教授应雄


这套《日本电影史》是他作品中最重要的一本,号称构思40年,写了20年,结构最完备、材料最翔实、观点最权威的日本电影通史巨著。


这个我倒是信,因为这书是真厚。三大本,将近1500页,还没图,全是字,总字数百万,基本是从无声电影时期一路讲到当代日本电影,基本上涵盖了日本电影的所有大师名作、经典事件和关键节点,属于那种可以没事就能拿出翻翻,补补知识的工具书。


同时,由于佐藤忠男的影评人身份,这个电影史的书,却也是夹叙夹议的,讲述影史的同时,有很多他自己的评论内容,而且还很口语化,非常好读的一本书。


总之,如果你希望对日本电影有更多了解,可以尝试这本书。


需要了解的是,这不是那种快餐书,是影史书,所以会很厚,是拿来做知识储备的,当然,这种书可能也很难卖吧,毕竟感觉更像是买来摆在书架上做装饰的。更多的时候,这是那种没事读一点,或者是需要的时候拿下来查阅的书。



下面,就是广告时间啦,啊啊啊啊!


出版社找到我,希望桃桃淘电影也能帮忙推下这本书,毕竟书很不错,推这种书也不会掉逼格,而且,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跟出版社有个合作关系,毕竟是推广嘛,每卖出一本,我也会稍微有点费用收到,一听这个我就开心了。所以就有了这期微信,而且,我打算在我的头条文尾挂一阵,持续推下。如果以后有适合的书籍,我也打算这种模式合作。


本书定价是三本188元,桃桃淘电影的购买通道是八折(150元),由出版社库房直接发货。


当然,如果你说,诶?我就是不从你这买,很多电商有补贴,更便宜。那也好啊,你去那买也行,反正我告知任务已经达成,其他不重要。当然,如果从这买书,会送一套6枚的书签,也是官方送的,这个外面是没有的。

感受下


最后,《日本电影史》桃桃淘电影专属购买通道,请长按下方二维码进入官方微店,也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进入。


如果这种模式可行,以后我也希望能和一些靠谱的出版社,以及书籍合作,一方面推荐一些好书,一方面也是能有些收入,我挺开心的。




最后,送上试读部分,你们可以感受下:


日本电影中的爱与死

 

本文节选自佐藤忠男著《日本电影史》(精装全三卷,复旦大学出版社卿云馆荣誉出品)下卷。


在封建的时代里,日本的恋人们因为殉情而受到人们对他们的赞美,从而得以将自己在现实社会中的失败成功地转化成胜利的幻想。这就是日本的罗曼司的基础。而在以殉情为题材的日本电影中多少成为话题的现代片最后的杰作,大概就是1956年新藤兼人导演所拍摄的《银殉情》和1958年石井辉男导演拍摄的影片《情死天城山·结合于天国的爱恋》了吧。


后者是一部取材自前“满洲国皇帝”的一个年轻侄女和高中同级生在天城山双双自杀的事件的应时性影片。而包括该事件在内的此类事件作为只能以年轻人的多愁善感这个理由来理解的、不合时宜的事情,成为热门话题。这类事件之所以会成为话题,是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战败后的新宪法公布以来,能够绝对性地拆散真心相爱的男女的、制度上的障碍基本上都已经被消除了。


话虽如此,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描写恋爱悲剧的影片仍然被制作着。但是很快地,作为悲剧的恋爱电影就变得不再能站得住脚了。明明还有许多男女因为结婚和交往遭到反对而自杀,但此类事件却不再能成为电影的素材,这主要是因为人们开始觉得,如果一对恋人真心地想要结合,那么他们就没有结合不了的道理。因此,这些殉情事件渐渐地就变得不再能够博取人们的同情了。自17世纪的净琉璃中出现殉情的桥段以来,始终被认为是日本戏剧艺术中最美丽的一朵奇葩的殉情戏就这样静静地消失了。不仅如此,1978年到1986年的9年间,因“男女关系”而自杀的总人数减少了30%的现实也意味着,在人们的意识中,爱从原则上来说已经不再是崇高到需要人们去赌上性命的东西了。


50年代之前,爱情片在人们的印象中,无非就是描写情侣如何突破障碍结合在一起或是因无法结婚而以悲剧收场的电影。年轻情侣在结婚前需要面对的最大的障碍,就是由于身份不同而受到的来自父母、亲属、上司以及恩人等各方人士的反对。而纯情少女受到坏男人的蒙骗而失去贞操,并因此无法结婚的故事情节则是当时爱情片中另一个常见的套路。战败后,如黑泽明的《美好的星期天》所描写的那样,情侣们想结婚却连个家也没有,或者像木下惠介的《结婚》(1947)那样,有需要关照生计的家族成员,这类贫困问题在现实主义作品里作为情侣结合的障碍被提出来。


新宪法实施以后,情侣因为父母的反对而无法结合的这种故事情节变得落后于时代了。大庭秀雄导演的《请问芳名》(1953—1954)和吉村公三郎导演的《夜之河》(1956)中,主人公的恋爱对象被设定成了有家室的人。直到“二战”为止,这种不伦之恋的情节设定还被认为是难以唤起大众共鸣的内容。即便是现代,也很难说它是一个能始终唤起大众共鸣的题材。这不仅是因为在不伦之恋中必定会产生受害者,也是因为它威胁到了基本受到大众肯定的一夫一妻制。那么,就没有方法在避开这种情况的前提下,为情侣的结合来设置障碍了吗?


在筱田正浩导演的《我的恋爱旅程》(1961)和藏原惟缮导演的《银座的恋爱物语》(1962)中,女主角的失忆成为爱的屏障。如果只使用一次两次,这倒能够成为一种制作甜美的爱情剧的方法,但是它却经不起反复的使用。在吉田喜重导演的《秋津温泉》(1962)中,男主人公是一个随着时代潮流渐渐地世俗化的男人,而女主人公则是一个从一而终、始终十分清纯的女性。导演把二人在爱情观上存在的微妙差异设置成了这对最终没能结合的情侣之间的屏障,成功地使这部影片变成了爱的悲剧。


而情侣们被战争拆散的情节则具有普遍性,它孕育出了今井正导演的《来日再相逢》(1950)和藏原惟缮导演的《执炎》(1964)等浪漫的爱之赞歌。描写了因为放射病所导致的死亡使情侣不能结合的故事情节的今井正导演的《纯爱物语》(1957)与藏原惟缮导演的《爱与死的记录》(1966),也是它的一种变奏。


此外,绝症使情侣被拆散的情节设定,也在齐藤武市导演的《凝视爱与死》(1964)走红之后流行了一段时间。但是,这些影片为爱情设置的屏障都经不起反复使用,按照昔日曾为电影的一大方面的爱情剧的固定套路来进行量产也变得不再行得通了。因此,想要优美地讴歌爱情的导演开始不得不为每一部作品想出一个独特的、阻挠爱情的屏障来。


熊井启导演的《忍川之恋》(1972)讲述的是,一个因家族里有太多经历过不幸命运的人而认为自己也无法得到婚姻幸福的年轻人,和一个出身极度贫困和不幸的家庭、对人生不抱多少期待的女性结合的故事。二人之间存在的最大屏障,就是他们对婚姻始终踌躇不前的自卑情绪。正因如此,当他们彼此克服了这个心理障碍时所感受到的喜悦,是巨大的。二人从东京赶到男方在秋田乡下的老家去结婚。到达后的第一个晚上,他们赶着马拉雪橇,在雪地里一边听着马铃铛悦耳的铃声,一边感受着无上的幸福。以该场景为高潮的这个描写乡下大家族和那里谦逊而质朴的人们的最后的片段,实在是太美丽了。男主角加藤刚和女主角栗原小卷,这二人都是净扮演一些老实巴交的人物的演员。这部影片因为老实巴交的男女的认真、严肃的爱情表达,而产生出了高水准的古风格调。


如上所述,探求男女情爱的欢喜与悲伤的电影被不断地制作出来。但是,为了拍摄这样的影片,人们不得不一部作品一部作品地去发现能将电影中的爱情变成充满特别的苦恼与光辉的爱之屏障。像过去的爱情片一样,通过老套的障碍的组合来进行恋爱罗曼司的流水线式大量生产的做法,变得不再行得通了。


而60年代以来,与爱情片的衰退形成反比例增长态势的,是色情性质的电影。比起从欢喜与悲伤这种精神层面来追求爱,这是更倾向通过较为直接的、性方面的快乐与痛苦来追求爱情的电影。人们在许多这类影片中看到的,是男女在结合的过程中,抛开爱这种精神层面的东西,只满足于肉体欢愉的低级的内容。事实上,虽然许多色情片都是粗制滥造的便宜货,但是其中也有不少乍看之下只追求性的快乐,实际上却是真正地描写爱情悲剧的作品。


大岛渚接到来自法国制片人安纳托尔·道曼(Anatole Dauman)的拍摄委托以后,制定了关于阿部定事件的策划并把制作现场的制片一职交给了这位若松孝二导演,一起拍摄了《感官世界》(1976)。有这么一对情人,他们只顾在专供召妓游乐的酒馆等地行苟且之事。结果,为了追求肉体上更进一步的欢愉,女方在得到男方的同意后绞杀了对方并割下其器官,后来在逃跑时被捕。


该片是对这起真实发生于1936年的轰动全社会的事件进行了电影化的作品。男主人公是英俊的料理店主吉藏(藤龙也),女主人公则是一个娼妓出身的、名叫定的女仆(松田英子)。人们一般认为这是发生在一对淫乱男女身上的、单纯地追求肉体欲望之后所发生的情痴事件。而大岛渚却将它当作一种爱的极致来描写。他们只不过并不承认在爱与性之间有任何的障碍而已。

60年代以来,与爱情片的衰退形成反比例增长态势的,是色情性质的电影。比起从欢喜与悲伤这种精神层面来追求爱,这是更倾向通过较为直接的、性方面的快乐与痛苦来追求爱情的电影。人们在许多这类影片中看到的,是男女在结合的过程中,抛开爱这种精神层面的东西,只满足于肉体欢愉的低级的内容。事实上,虽然许多色情片都是粗制滥造的便宜货,但是其中也有不少乍看之下只追求性的快乐,实际上却是真正地描写爱情悲剧的作品。


大岛渚接到来自法国制片人安纳托尔·道曼(Anatole Dauman)的拍摄委托以后,制定了关于阿部定事件的策划并把制作现场的制片一职交给了这位若松孝二导演,一起拍摄了《感官世界》(1976)。有这么一对情人,他们只顾在专供召妓游乐的酒馆等地行苟且之事。结果,为了追求肉体上更进一步的欢愉,女方在得到男方的同意后绞杀了对方并割下其器官,后来在逃跑时被捕……


嗯嗯,更多自己看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