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威尔选择抖音,也是为音乐的未来投了关键一票

  • 时间:
  • 浏览:0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 朱力克

对我来说,情况已经很清楚了,数字音乐产业的风向标,是视频,而非音频。”知名音乐行业观察者Cherish Hu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这个趋势,实际上正逐渐成为行业共识。从国内到国外,舆论场里都在广泛讨论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APP会如何影响音乐走向,而在产业内,无论是音乐公司还是原创音乐人,都在想办法加入短视频平台的游戏中。


最新一个“加群”的是周杰伦创办的杰威尔音乐。近期,随着杰威尔官方账号正式入驻抖音,抖音也与杰威尔音乐达成全部歌曲片段及歌曲MV片段的短视频平台版权授权合作,此次版权授权合作涵盖歌曲、MV等多项内容。除周杰伦歌曲版权权益外,也囊括袁咏琳、派伟俊等杰威尔旗下歌手的过往曲目和未来新增歌曲。


与此同时,抖音站内已同步上线周杰伦专属歌单和站内活动。从此,“抖音家族”里多了一个重磅成员。




因为“周杰伦”三个字的影响力,在上一个十年里,杰威尔的选择对互联网音乐产生过一些巨大的影响,毫不夸张的说,在中国互联网音乐正版化的发展进程中,周杰伦和杰威尔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因此,在抖音正以短视频的巨大传播势能快速改变着流行音乐风向的当下,杰威尔选择抖音,可能是为音乐的未来投了关键一票。


01
“超级IP”驾到


放眼整个华语乐坛,出道20年的周杰伦,仍然是最有大众影响力的歌手。尽管近年来音乐作品呈减产的趋势,但周杰伦的一举一动,始终处于舆论中心。而且,周杰伦的旧作,长年为听众津津乐道,也不断影响着新一代的音乐人。

 

围绕周杰伦作品的音乐版权,在上一个十年发生过不少故事,这些故事本身也印证了“周杰伦”这个超级IP的影响力。


曾经被爆炒的“IP”一词,如今已经司空见惯,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实际上就是版权内容)深度开发,已经成为互联网平台的新常态。带有天然音乐基因的抖音,过去两年来,也在积极布局版权市场,与多家音乐公司达成版权合作。


但在短视频领域,音乐的IP开发才刚刚开始。近年来,短视频平台催生了不少热门歌曲,其中既有名不见经传的原创音乐人,也有不少知名音乐人和头部音乐人的作品。

 

早在2018年,吴亦凡、鹿晗、邓紫棋、王力宏、胡彦斌等头部歌手就开始通过抖音宣发新歌。去年5月,王力宏以抖音为全网独家首发平台发布了单曲demo《南京,南京》,短时间内被超过15万抖音网友使用,相关视频总播放量高达5亿次。歌手汪峰也曾在抖音上发布演唱《空空如也》的视频,48小时内点赞量就达到了384.3万,超过16.6万用户使用这首歌拍摄了短视频。


抖音上已经有大量顶级艺人入驻

 

2020年初,伍佰的《Last Dance》成为抖音最火的歌曲之一,这不但让伍佰重返舆论场焦点,还带动了伍佰本人的演唱会宣传。而邓紫棋也成为抖音的受益者之一,她四年前的旧作《来自天堂的魔鬼》,经过抖音的发酵,红得一发不可收拾。


老歌的翻红,实际上就是版权价值的再造,伍佰和邓紫棋的例子都让人感受到了抖音强大的传播力和宣发潜能。可以想象,凭借“超级IP”周杰伦的影响力,加上抖音自身跨平台和圈层的穿透力,这一次强强联手,将会在短视频乃至整个音乐市场上掀起风浪。


实际上,两年前,周杰伦的歌曲《等你下课》发布时,就曾经在抖音里掀起巨浪。6月12日周杰伦新歌《Mojito》上线,抖音站内针对周杰伦新歌的活动“来抖音,拍周杰伦新歌”,引发UGC创作热潮,话题#周杰伦新歌押题、#周杰伦新歌Mojito、Mojito翻唱大赛等均冲上抖音热搜榜,相关视频播放量短时间内已近9000万。



感觉我的青春又回来了。”一位抖音用户在《Mojito》MV如此留言。


02
从“加速器”到“放大器”


谁都没想到,上一个十年的后半叶,短视频浪潮会来得如此汹涌。

 

在中国音乐市场,过去两三年来,没有哪首热门金曲的走红是跟抖音无关的。《沙漠骆驼》(展展与罗罗)、《芒种》(音阙诗听 / 赵方婧)、《野狼disco》(宝石Gem)、《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陈雪凝)、《少年》(梦然)……

今年4月22日,阿悠悠的新歌《旧梦一场》上线,当日在其抖音账号发布了一条歌曲的短视频,迅速获得11.8万个赞,并有21.6万人使用该歌曲进行短视频创作,播放量至今已经超过53亿。


《旧梦一场》使用量超过479万


但抖音之于音乐,价值已经不仅仅局限现在“制造金曲”上,从2018年推出“看见音乐计划”开始,抖音就主动地为音乐行业赋能,扶持原创音乐人、推动音乐的多元化传播,尝试帮音乐释放更多价值。


看见音乐计划通过提供“抖音音乐人”认证、推广资源、专业导师和制作人指导、单曲制作奖金、定制MV等多个维度的支持,已帮助上万名抖音音乐人推广作品。“看见音乐计划”出道的音乐人们,比如王欣宇、吴佳煜、王理文等,活跃于各大综艺,收获粉丝无数,事业节节高升。


今年3月,为了帮受困于疫情的音乐人们“重返”舞台,抖音推出了DOULive直播活动,邓紫棋、潘玮柏、吴青峰、王以太等歌手先后“登台”;与此同时,面向原创音乐人,抖音推出了“春暖花开唱”活动,为原创音乐人们提供大量的资源扶持;4月份,抖音推出首张非遗音乐专辑《国韵潮声》,并举办了为期三天的“非遗线上音乐会”系列直播活动。



DOULive、春暖花开唱、非遗线上音乐会这一系列活动,对于受困于疫情的音乐人和歌迷来说,无疑是最好的陪伴,对于音乐行业来说,也是特殊时期的重要赋能方式,让歌手能够通过线上的互动,来维持事业的活力。


4月17日,杨坤现身DOULive超级星播夜,最高同时在线人数破88.7万,并成功登陆小时榜Top1。此后,杨坤在直播中提到的观点迅速成为热门话题并在舆论场发酵,与之相关的各类媒体指数与搜索量都创下了年内新高。


更重要的是,抖音对于音乐的赋能是多元化的,并不止于流行音乐。数据显示,疫情期间,抖音上的民族乐器类直播的观看次数达到平台平均双月增长的2.5倍,民乐已经成为抖音上的新潮流。


“世间从此没有孤岛”。


03
杰威尔的关键一票


互联网并非是在旧的生态系统里引入新的竞争者,而是创造了一个新的生态系统。十多年前,互联网预言家克莱·舍基在《人人时代》一书中这么写道。


放眼过去几年来短视频平台的惊人发展,我们丝毫不怀疑,抖音会是音乐新生态的建构者之一。


实际上,抖音的音乐生态已经初见端倪:音乐领域的短视频传播、直播创收、版权价值再造、新内容生产等已经在抖音上形成了一个链条,而这个链条已经成为音乐价值放大的温床。


而且,随着短视频的持续火爆,日活超过4亿的抖音,已经具备了释放音乐新价值的条件,这种“释放”需要头部版权的加持,杰威尔的加入,有可能会推动抖音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上文提到,近年来,抖音已经吸引了不少头部音乐人的合作。但这次杰威尔跟抖音合作,是抖音乃至短视频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在音乐宣发上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抖音生态,跟更多部版权方合作,有助于刺激音乐价值的进一步释放。尤其是,周杰伦这样的超级IP,融入到抖音生态中,其释放的价值可能是超乎想象的。


周杰伦的作品,通过跟用户生产的内容结合,不但自身可以享受短视频爆炸式传播所带来的价值放大,而且,还将会催生出更丰富多彩的再创作,实现IP价值的再造和重塑。


用户们已经在抖音上把周杰伦新歌《Mojito》玩起来了


更重要的是,杰威尔之后,会有更多头部版权内容进入抖音生态,一如当年周杰伦带头尝试“数字专辑”,音乐的未来也将可能由此发生新的变化——短视频的强势,已经不仅仅只体现在传播上,而是正在从行为习惯上改变用户欣赏音乐、玩音乐的方式。


短视频平台也完全有可能凭借自己的发展优势来改变互联网音乐的格局,在这个新十年的开端,我们看到了开头却很可能猜不到结局,谜底留待未来揭晓。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