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分的《守望先锋》和FPS游戏在新世代的迷茫

  • 时间:
  • 浏览:0

在很多人的印象之中,《守望先锋》还算是一款“新游戏”。但实际上,这个发售了4年的射击游戏已经迎来某种意义上的完结。


正值《守望先锋》的四周年纪念,游戏将进行最后一个角色的更新,IGN为《守望先锋》重新进行了一个评测,出乎意料的是,游戏从4年前的9.4分,进而变成了满分的10分。

其中主要的变动,来自于IGN年初对于自己游戏评分标准的改变,在新的规则下,将不会有小数点,因此,所有9分到10分区间里的游戏,都有可能被再次评价到满。而相对于IGN前十年的10分游戏,新规下的10分显然“含金量”要更少。


让人爱恨交加的暴雪OW

在这份评分中,还怀有编辑的情感要素,《守望先锋》引导了多人对抗游戏的全新探索,让玩家和游戏制作者不再窠臼于MOBA游戏或者对MOBA玩法的创新。在四周年之后,游戏就会更名为《守望先锋2》,一个以PVE为主的游戏,1代的经典多人对抗模式将会得到保留,但2代更新的角色不会兼容到先前的模式。虽然玩家都非常期待OW的转型能带来全新的游戏体验,但所有人也都明白,游戏再也不会重现16年夏季的火爆了。因此,满分是对于那个注重多人对抗的FPS时代的致敬。

抛开这层情感,我们不妨来看一下,《守望先锋》还是不是一款高分的多人射击游戏。在大多数得知这个消息的玩家眼里,与其给现在的《守望先锋》满分,不如给4年前的版本以10分。很少能见到一个网络游戏,不论官方做什么操作都能被玩家狂喷,从侧面上,也印证了早期版本的《守望先锋》是个非常不错的多人射击游戏。

负责人Jeff“姐夫”表示更新缓慢是因为平衡真的没法做

《守望先锋》发售初期,游戏的更新是几近停摆的,5月份距离游戏的首个大版本更新,要等到2个月后的新英雄“安娜”。实际上在第一个月的天梯结束时,游戏内许多的矛盾就已经爆发出来。是暴雪低估了玩家消化游戏内容的能力么?在当时,我们认为是暴雪低估了该作的热度,从而疏忽了对游戏内容的高频维护。而从今天的角度来看,当时的暴雪正在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从《Dota》到《LOL》存在一个玩家迭代的过程,这也是当时多人游戏设计者最关注的命题。《LOL》能够在吸引轻度玩家大量进入游戏的同时,保证了游戏迈向传统电竞化的步伐。《守望先锋》最初登场也是以一个休闲娱乐的姿态,力图创造一个能不把枪法稀烂的玩家拒之千里的射击游戏。显然,起初游戏出色了完成了这个市场定位,尽管有着各种微妙的不平衡与博弈,但绝大多数玩家都能找到自己的段位并享受对局的过程。

今天铁拳削了吗.jpg

然而随着暴雪的“电竞梦”,已然开始流失用户的《守望先锋》展开了电竞化的尝试,在两年多的更新里,222阵容匹配将这种尝试推向顶点。所谓222就是排位模式进入后,每个玩家只能选择输出、肉盾、辅助中的同一类角色,而且队内必须是2-2-2的分配——几乎把“爱玩玩,不玩滚”的暴雪文化写在了玩家脸上。

暴雪的操之过急让开服树立的亲民形象荡然无存,在此后一年《PUBG》的爆火中,游戏已经变成了一个封闭的圈子,竟不存在与“吃鸡”的玩家竞争。更奇葩的是,游戏的玩家圈子也和暴雪所推出的OWL联赛剥离,深究到底,还是轻度玩家对于重度游戏内容的不欢迎。


时至今日,《守望先锋》中依旧有着暴雪各种各样的固执。很多时候,玩家会觉得暴雪并不是不了解游戏环境和玩家的需求,而只是不愿意认错罢了。尽管如此,《守望先锋》有着同类游戏中最丰富详实的背景设定,高质量的美术功底。从制作水准的角度,依旧是目前多人射击游戏中的佼佼者。

谁来接班新的FPS秩序

《守望先锋》与《PUBG》的比较中,有这么一个段子,“守望先锋里的SB越多越难受,绝地求生里的SB越多越好玩”。诚然,这和游戏的玩法模式有关,但也代表了两款游戏对于新手玩家的欢迎程度。即使它降到了白菜价,新人也还是会被各种各样的老手“劝”退。

在“吃鸡”逐渐走向常态化,变成了一个不再新鲜的类型玩法后,对于多人射击游戏的研究回到了原先的轨道上。Riot的《Valorant》蓄势待发,游戏在经历了测试服开服的重磅宣传后,现在的油管观看人数回落到了《CSGO》人数一半的水平,能否在游戏的第一年里吸引到大量的FPS核心玩家,答案逐渐明朗。而支撑一个多人对抗游戏的基本盘——源源不断的新手,拳头不会轻易放弃,在这方面,Riot的经验更丰富,设计上也更为细心。

《Valorant》:在画质上做减法的“黑科技”
 
《Valorant》不仅是一个F2P的网络游戏,而且拥有着一个在2020年令人难以置信的配置需求。6年前的入门级显卡GT 730可以60帧畅玩,最低配置只需要i3-370M核显,最高144fps的画面表现也只需要百元卡GTX 1050Ti。在许多配置普遍较低,对多人游戏需求又较大的地区(例如电竞重镇的东南亚和独联体),《Valorant》发售后就会成为同类射击游戏中的唯一选择。

在已经投入测试的游戏内容里,玩家发现《Valorant》的MOBA元素几乎没有,所谓的角色和技能,更像是换了一个说法的战术投掷道具。游戏的主要对抗手段和传统的FPS射击游戏无异。由于有了玩家枪法这个变量,技能的平衡性就成了无解的难题,在射击游戏中就应该将射击水准的高下作为唯一标准。成也MOBA,败也MOBA,拳头在这点上,极大地吸取了《守望先锋》的教训。

《守望先锋》到《PUBG》再到《Valorant》,FPS玩家的迭代是否完成?吃鸡的出现释放了此前十几年轻度玩家进入FPS游戏的饥饿心态,那留给《Valorant》乃至日后其他休闲向FPS游戏的蓝海市场还有多少?


本周另一款主打轻度用户的TPS多人射击游戏发售,Yotobe的东家亚马逊承包了一个游戏团队,据称研发多年,终于完成了一个初始的版本《Crucible》,游戏在画面表现力和运行稳定性上都存在着硬伤。油管直播发挥了兄弟游戏“本土作战”的优势,将游戏在发售日当天的观看人数提升到了12.9万人,然而这个热度并没有转化为实际的游玩人数,哪怕是免费下载。

《Crucible》的人数曲线

在射击游戏的推广中,职业主播引流的套路不再是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论,至少不能是杀出一片天地的充要条件。

在2019年里,既有《COD》系列的芝麻开花节节高,也有像《战地V》这样老牌劲旅折戟沉沙;《CSGO》多年的积累终于开花结果登顶在线榜首,《逃离塔克夫》展露头角用硬核的名义走向大众。其中每一个成功的范例都是全方位没有短板的水桶效应。射击游戏的未来又将成为一个大厂互相绞杀的零和博弈,不比较谁的创新更为大刀阔斧,而是看哪家的失误更少,体验更加四平八稳。